“大喇叭”企业地震预警爆红,合法性和有效性存疑财经

2019-06-19 10:44:05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2018年5月,成都高新区在成都市率先与成都高新减灾所合作,在60个社区全面启用地震预警“大喇叭”,占成都高新区社区总数的80%。这带动成都高新减灾所终端在其他区域的投放,使得成都安装社区总数超过100个社区。

除了成都高新减灾所之外,全国其他地区也在进行预警系统的研发,而且国家项目也在积极推进。国家项目比成都已投用的系统功能更多:不仅包括了地震预警,还有地震烈度速报、灾情评估等,而后者应用更为重要。

国家发改委2018年6月正式批复国家地震烈度速报与预警工程,共投资近19亿元,其中四川投资近1.6亿元,相当于全国的1/10,将建设1198个地震台站;四川省又投资6605万元,再建221个地震台站,总共投资2.3亿元。

杜斌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2019年是台站建设大发展期,今年年底将初步实现秒级预警、1~2分钟提供地震速报、2~5分钟提供烈度速报图等功能。这次长宁地震就在几分钟内提供了地震烈度速报图,为政府启动应急响应和救灾决策提供参考。2019年,四川将在地震比较多、防灾救援水平比较高的个别市、州以及40多个单位试点,争取到2020年全部建成,形成预警能力。

地震预警是一把双刃剑

成都高新减灾所提供的材料称,已有理论研究表明,预警时间为3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14%;如果为10秒,人员伤亡比减少39%;如果预警时间为20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63%。

不过,这一结论在现实中存在一些问题。杜斌表示,地震预警不是万能的,也是一把双刃剑。首先,对于距离震中远的地区没什么用;其次,地震预警原理决定了必然有一个盲区,震中30~40公里是预警盲区,而破坏最大的地区就是在震中20公里范围,根本无法预警。

因此,这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地震预警的有效性。此次长宁地震,在地震波抵达成都前61秒,100多个社区响起地震预警,但是当时成都的地震烈度只有2度,也就是说虽然震感强烈,但是对成都不具有破坏力。因此,这样的预警没有必要,还容易引发恐慌。

杜斌表示,地震预警的原理美国早在100多年前就提出,主要源自重大工程和精密工程的地震紧急处置。根据地震预警的原理与“盲区”局限性,预警有两个前提,一是较大地震才有需要和可能(7级以上),二是高烈度区才需要预警(6度以上)。地震震级衡量的是地震的强弱,而地震烈度标记的是地震的破坏情况,是对地表及工程建筑物影响的强弱程度。

日本地震预警发布的阈值,对于公众预测烈度为5度以上,相当于我国的7度;对于高级用户比如高铁,预测烈度为3度以上和M3.5以上。目前已经出台地震预警管理规定的云南等省份,规定的是“6度以上”。

事实上,对于企业发布地震预警信息,还存在诸多问题。比如预警的发布风险。日本气象厅曾经误发9.0级地震预警。地震预警系统向包括铁路和电力公司在内的54家高级用户发布地震预警,造成部分东京都内轨道交通线路紧急停止,东京都周边部分轨道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因为没有造成损失,气象厅预报部负责人鞠躬致歉以平息民怨。

“但是我们国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假如造成损失,比如有人跳楼了,谁来负责?”杜斌表示。地震预警需要有一个整体机制,私营企业误报一个预警信息,出现一个错误,怎么处理;引起恐慌,怎么应急处置?

最根本的争议可能还在于预警信息由谁来发布。杜斌表示,“这个公司发个预警,那个公司发布一个预警,就会引起混乱,应该由政府部门发布,体现权威性。”他认为,应该倾向于省级发布、市县转发,因为地震是跨县域的,如果县级政府发布也会造成信息不一致。

四川地震局地震监测中心副主任苏金蓉向第一财经表示,世界各地的所有地震预警都是由政府发布:最早启用地震预警的墨西哥是由墨西哥政府发布,日本由其气象厅发布,美国则由地质调查局发布,不会交由民间。地震预警技术上可以与企业交流,但是发布权支持全国标准统一。

“大喇叭”企业地震预警爆红,合法性和有效性存疑

现在全国有将近10个省份制定了地震预警管理规定,明确地震预警信息由省地震工作主管部门通过地震预警系统向社会统一发布。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向社会发布地震预警信息。同时也规定应当向预估地震烈度大于6度的区域发布地震预警信息。这些规定明确了地震预警信息的发布单位和发布范围。

除此之外,完备的预警系统还包括防震避震知识的普及、防灾救援能力的提升,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比如发布之后需要避免恐慌,避免因避灾不当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出现信息错误如何处置等。
杜斌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技术上行不行,行政上行不行?公众怎么培训提高,地震来了公众怎么办?目前,中国地震局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现已改制为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也正在合作。“还是要有序,需要规范。”他强调。
 

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