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其人其事关注

2019-05-20 15:40:00      文章来源:九湃网综合

 

一、刘士余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5月19日消息: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资料显示,刘士余为十九届中央委员。2016年2月,他从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升任中国证监会主席,2019年1月去职,转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九湃网注意到,在此之前的2018年7月31日和8月1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发布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和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接受审查调查消息时,使用的说法是“已投案自首”。

 

《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这就在法律上规定了一般自首的两个构成要件:“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从性质上来说,“自首”的主体已构成犯罪、触犯刑法,而“主动投案”的主体则不一定构成犯罪,“构成违纪或者构成职务违法但尚未构成职务犯罪的都可以’主动投案’。”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处理违犯党纪的党组织和党员,应当实行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做到宽严相济。条例还规定,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从轻或者减轻处分。

 

2019年4月18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艾文礼受贿案, 对被告人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300万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外发布的有关通报中,首次使用了“提出减轻处罚的建议”的表述,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中,亦提出对艾文礼予以减轻处罚的意见。

 

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登一篇《主动投案是选择了唯一正确的出路》的评论,提到“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腐败分子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二、刘士余5月13日还曾会见外宾

 

九湃网注意到,此前的5月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也发布了一个有关“主动投案”的信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截至5月19日23时20分,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以下简称全国供销总社)官网首页“总社领导”一栏中,尚未来得及撤下刘士余的名字。

 

在“全国供销总社”官网“领导活动”一栏中,关于刘士余5月出席活动的报道有两条,一条是5月5日,刘士余作为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出席了全国供销总社传承和发扬五四精神的专题座谈会;另一条是5月13日,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2019年1月11日,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在工作报告中指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三、刘士余主动投案的五点不寻常

 

5月19日,北京刮大风,小区里,看到被吹断的小树枝散了一地,据说全城还有多棵大树被刮倒,可怜一位奔波路上的快递员,正好被大树砸到遭遇不幸……

哪知道,到了快午夜时分,还有一股更劲爆的大风:刘士余同志主动投案了。这条新闻,在朋友圈里刷得比风还要快。

 

其实也就一句话,仔细数了一下,算上标点,也就57个字。全文如下: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道是“新闻越短,事情越大”。

别小看就这一句话,如果细细说道说道,至少5点不同寻常之吧。

 

第一,是主动投案,不是被查。

看到一些媒体的报道,标题就是:“刘士余被查”。严格地来说,这是不对的,人家是主动投案,是“主动”,不是被查。省部级大员主动投案,这是这个月的第二起,第一起是秦光荣;算起来,五月份的这两起,也是十八大以来唯二的两起。

 

这说明了什么?至少说明一点,犯事官员的心态也在改变:以前虽然战战兢兢,但多少抱侥幸心理,能挨则挨,直到靴子最终落地;现在也知道逃不过去,那还不如主动交代,好歹争取个坦白从宽……

 

看到有两位网友的回答,说得真不错:

1、看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惊了,同时也为中央反腐带来的影响感到高兴,因为这些人也知道怕了。

2、深夜重磅,反腐没有时间限制,一直在路上。

 

第二,有问题,还被称为“同志”。

这应该也是讨论最多的,为什么都有问题了,还被称为“同志”?马上有人贴出了权威回答: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

 

确实,此前也有更高级别官员被查,最初的通告也称为“同志”。但也有人贴出了反例,为什么秦光荣投案自首,就没被称为“同志”。嗯,具体原因,我也不大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如果问题不严重,现在是,以后还可以是同志;如果问题严重,现在即便称为同志,以后也就难说了。

 

第三,多了个“同志”,少了个“严重”。

这是相对5月9日秦光荣案的通报说的。那次,也是来源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全文如下: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请注意,确实少了“同志”,但多了一个“严重”。相比之下,刘士余同志虽然“涉嫌违纪违法”,但没有定量词“严重”有没有“严重”,性质多少还是不一样的。

 

第四,是“配合”,不是“接受“审查调查。

很多人注意到,秦光荣的通报,最后半句是: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刘士余的通报,最后半句是: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一个表述是“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另一个表述是“审查调查”。

 

有区别吗?

这里应该没有太大区别,除了一个少写了几个字,一个多写了几个字,审查应该就是指纪律审查,调查就是指监察调查。最大的差别,是这两个词:秦光荣是“接受”,刘士余是“配合”。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两个词表述的犯事严重程度,还是有较大差别的。

 

第五,很关键的,刘士余此前的特殊身份。

如果其他正部级投案,也会刷屏,但很可能不会像刘士余那样。毕竟,他曾是证监会主席,一个关注度极高但可能比足协主席还难当的职位。在中国,只要是炒股的人,应该就没有不知道他的,更何况,他还说过一系列的金句,比如这句: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但可惜那两年股市很不争气,“牛市雨”只是幻想,他也最终悄然离去。从一个万众瞩目的职位,去了略显低调的供销总社,尽管仍然是正部级。这种安排,应该也是有考量的吧。

 

当然,审查调查还在进行中,毕竟还是同志,最终结果如何,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一个又一个省部级主动投案,确实可见反腐的积极进展。还是那句话: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四、刘士余在证监会“有的吃相太难看

 

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半个月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新主席“首要任务是监管”。2016年的全国两会,熔断机制备受关注。刘士余对此表示,“制度推出之后,客观上助推了市场下跌,制度推出的结果,基本背离了初衷。证监会立即叫停了这个机制。回头看有教训。有待进一步深化认识。”未来几年可以预见,投资结构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刘士余履新证监会后的多次例行新闻发布会,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案件的处罚通报,成为“既定内容”。其中,有14次发布会共通报了52宗案件的处罚情况,内容包含市场操纵、内幕交易、违规披露信息等。另外,还查处了3宗“造谣案”(编造传播虚假、误导性信息)、立案稽查了6家审计评估机构。

 

2017年2月26日,刘士余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等方面情况,并答记者问。在回应“野蛮人是谁,资本大鳄是谁”时,刘士余表示,这个问题“很刁,难度系数很高”。他表示,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

 

“我到证监会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乱象,开了眼界了,也是很受震惊。看了这些乱象后,找了一个比较贴切准确的词来给他们贴上标签,野蛮人、妖精、大鳄,这些行为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合法的擦边球,我不能坐着不管。”

 

刘士余称,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你问我野蛮人是谁,妖精是谁,害人精是谁,如果我都告诉你了还怎么干活”。

 

2017年4月8日,刘士余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并发言。他对上市公司进行敲打,称“有的吃相太难看,会有硬措施对付铁公鸡。”

 

 

五、刘士余在证监会18条金句

 

刘士余被查的消息虽然是在深夜发布,依然在短时间内炸醒了朋友圈,呈现出瞬间刷屏之势。公众之所以如此关心,和他曾经担任证监会主席这个备受瞩目的重要岗位有关——何况他还曾是“网红”证监会主席。

 

2016年年初,刘士余走马上任证监会一把手,当时还曾引发一片惊呼。很多网友觉得这位主席的名字取得好:刘士余,势必要带来一波“牛市雨”。

 

在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的三年里,其出镜率和曝光率很高。他之所以“收视率”持高不下,和其语言风格不无关系。

 

九湃网不妨摘录一些他在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的“金句”,以窥其主政风格:

 

1.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

 

2.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3.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4.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5.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们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

 

6.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7.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8.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

 

9.少几分浪漫,多几分严谨,多几分理智。

 

10.“10送30”的高送转方案在全世界罕见,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这个游戏,玩转高位减持,高潮散去后,给普通投资者留下一地鸡毛。

 

11.对不分红的“铁公鸡”要严肃处理。

 

12.商品期货成为了部分人炒作工具,黑色系如窜天猴,上蹿下跳。

 

13.有些证券公司过去是能骗就骗,结果人家(客户)来了,又说“这里面弱肉强食,我们尊重市场”,那能行吗?

 

14.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这是好事儿,如果资本市场要找米下锅,反而要出大事儿。

 

15.尽管去年资本市场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贡献,融资额度全球第一,但数字是成绩也是忧虑,数字质量还不够,两个交易所不能沾沾自喜,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

 

16.资本市场运行要稳,不能如窜天猴波动巨大,指数波动大受伤的是中小投资者。

 

17.我是清华大学工程专业的,数理化是本行,毕业论文是计量经济学,都没敢想(预测指数),但出差到外地,电视上操着山西话、山东话、江苏话、浙江话的分析师都能预测到个位。

 

18.好的政策都被“黑哨”给吹歪了,一些券商的经济学家明目张胆地胡说八道,要加强对“黑哨”的处罚力度。

 

六、刘士余的3年证监会生涯

 

2016年3月1日至2019年1月25日,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的713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从2688.38点下跌3.21%至2601.72点,累计成交额135.03万亿元。当然,这是一道抛物线,在2018年1月29日,沪指也曾飙升到3587.03点。

 

三年里,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上市公司数量从2835家增长至3584家;股市总市值从40.38万亿增长至43.49万亿元;A股平均市盈率从13.5倍下降至12.45倍。

 

事实上,刘士余不仅自带网红气质,其言行和活动甚至能影响股市。

 

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上任首日,上证指数大涨2.4%。2016年3月14日,刘士余第一次以证监会主席的身份亮相全国记者会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证指数收2859.50点,涨幅1.75%;尤其是,两市当日全天成交5040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大幅增加近2100亿元。

 

刘士余上任一个月后,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ST博元被终止上市。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贫困县IPO绿色通道政策公布。

2016年12月5日,深港通正式通车,作为沪港通的升级版,香港、内地资本市场进一步互联互通。

2017年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大股东套利减持受限。

2018年6月6日,证监会发布《试点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并上市监管工作实施办法》,CDR政策正式推出。

2018年11月17日,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出台,长生生物将被交易所强制退市。

 

七、刘士余的30年银行生涯

 

1984年,23岁的刘士余从清华大学毕业。

作为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的高材生,他在参加工作后仍然坚持学习,又拿下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和技术经济学博士学位,堪称一位学者型官员。

 

在1987年至1996年的近10年间,刘士余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可以说,一参加工作就站到了时代潮头、改革一线。

 

1996年至2006年的十年,刘士余是在中国人民银行度过的。这期间,他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副司长、监管二司副司长、监管二司司长、办公厅主任、行长助理、副行长,成为副部级高官。

 

2014年底,刘士余从中国人民银行调任中国农业银行,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成为四大行之一的一把手。直至在2016年2月接掌证监会,他在银行系统工作了20余年,其工作内容从始至终也一直都是经济领域,可谓“专业对口”。

 

近年来,金融领域的反腐愈发深入,从党政干部到资本大鳄,均有重量级人物不断被查。这一方面,彰显了金融反腐的全面化、纵深化;另一方面,也深刻反映出,金融领域的腐败不仅事关廉政建设,更是对市场经济的严重破坏,对大众利益也有着直接的伤害。

 

眼下,作为证监会的前任主席,刘士余的主动投案势必会引发一些联想和猜测,滋生一定的市场情绪。但我们相信,“审查和调查”本身就是揭开问题的第一步,也终将指向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公众需要一个朗朗市场,而不是见不得人的“违规操作”。

 

八、刘士余连续三年新年伊始“光顾”稽查执法部门

 

九湃网注意到,2019年、2018年、2017年连续三年,新年伊始刘士余均调研稽查执法部门,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连续3年新年伊始均到稽查执法部门,回顾看,刘士余这三年对稽查执法工作要求不断明确,也表明证监会对进一步净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的态度和决心。

 

2018年1月2日,新年后上班第一天,刘士余在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时要求,稽查系统的广大干部要以政治忠诚为引领,要以查办大案要案为重点,全面落实整治金融乱象的工作要求,精准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影响恶劣的个人和机构。要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现代信息科技,提升稽查执法的能力与效率。要着力强化稽查执法规范化水平,强化规则制订,完善执法程序,严格执法责任,切实做到严格文明公正执法。要进一步推进法制建设,坚持问题导向,推进法律与制度完善,加大违法成本,加重法律责任,有效打击和惩治市场违法违规。

 

2017年1月3日,元旦节日后刚一上班,刘士余便来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彼时,刘士余要求,全体稽查干部必须充分认识稽查执法的政治属性,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勇立潮头,切实肩负起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严厉打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活动,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依法维护资本市场运行秩序,切实防范资本市场风险,有效促进资本市场规范发展。真正把稽查队伍打造成为一支立场坚定、能征善战、纪律严明的铁军,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守护神”,成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神盾”。

 

九、“火山口”的主席并不好做

 

1997年,世界金融危机的档口,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卸任。临走时,周道炯意味深长地对即将接任他的周正庆说:“我的飞机已经平安着陆了。”周正庆回答:“我的飞机刚刚起飞。”

 

彼时,周道炯在任期间上证指数涨了83.32%。这给周正庆带来不少压力,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改革,1999年,在互联网科技概念的带动下,著名的股市“5·19”行情出现,从当年5月19日至2001年走出长达两年的牛市行情。周正庆打了漂亮的一场战役。2000年,周正庆卸任之时,上证指数涨幅37.11%。

 

 

随后,证监会主席的差事越来越不好做。2013年,周正庆直接在中国投资者大会上批评现在的证监会管理不力。他说:“看现在的结果股市十年没涨,无论做再多工作,结果都是说明没有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2013年,第七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履新之后,股市首日开盘跌幅1.68%,首月跌幅3.67%。上任4个月左右,55岁的肖钢在出席活动中,两鬓斑白,被人评价一脸沧桑。2015年,牛市渐起,肖钢最后以上证指数涨幅26.14%的成绩交出了期末成绩单。第八任刘士余虽然开局得胜,但最后却以上证指数跌了8.87%收尾。2019年1月,易会满接棒,任务艰巨。过去一年里,上证指数跌去1000多点。

 

近年来的三任主席,从郭树清到肖钢,从肖钢到刘士余,三个人风格迥异,主导的监管方向也大相径庭。但无论谁执掌证监会,资本市场的一些核心问题始终都在求解的过程中。每当市场以为这一任主席即是答案之时,市场的剧烈变动又将他们推上风口浪尖。

 

十、证监会明确2019年九方面重点工作

 

一是确保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统筹推进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基础制度改革,更好服务科技创新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是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重点做好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等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处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三是健全多层次市场体系,支持企业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深化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加快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发展和完善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债券品种创新,更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四是优化再融资制度,深化市场化并购重组改革,鼓励国有控股企业和金融企业实施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不断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五是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鼓励保险资金、全国社保基金等扩大入市规模。完善QFII、RQFII制度,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投资公募基金试点。

 

六是完善交易制度,优化交易监管,丰富期货及衍生品工具,激发市场活力。

 

七是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加快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性投资银行,优化沪深港通机制,有序扩大期货特定品种开放范围。

 

八是加快市场法治建设,强化依法全面从严监管,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九是扎实推进证监会系统全面从严治党,努力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资本市场监管干部队伍。

 

刘士余简历

 

刘士余,男,汉族,1961年11月出生,江苏灌云人,中共党员,1984年8月参加工作,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技术经济学博士,研究员。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

1996年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1998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

2002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0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2006年0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候选人;

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6年02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

2016年03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2019年01月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至5月19日晚公布主动投案配合调查。

1
联系我们